和我一起读好书丨《红楼梦》
2022年08月04日 来源:玉环市传媒中心

和我一起读好书《红楼梦 》朗读 玉环中学 姜鑫桐

《红楼梦》感一曲悲歌一段梦

(玉环中学 姜鑫桐)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先生以一首五言打油诗开篇,攀登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唱响一段大宅深院里的红楼情缘。

   以上层贵族社会为中心,从贾、史、薛、王四大家族的日常生活以小见大地描绘了十八世纪上半叶中国封建社会晚期的生活:市井之徒追名逐利,醉心八股,搭关系谋官职;官员们秉持“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贪赃枉法,玩弄权朝;大宅院里的各房的奴才更是使劲浑身解数献媚讨好主子,八面玲珑,阿谀奉承.....

    鲁迅先生曾在《再论雷峰塔的推倒》里说:“真正的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别人看。”《红楼梦》里宝黛的爱情悲剧就是如此。书的开篇“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便得久延岁月。”绛珠草为报答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幻化为人形,把这一生的眼泪都还与神瑛侍者,暗示着神瑛侍者是贾宝玉的前身,绛珠草是林黛玉的前身。林黛玉和贾宝玉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宝玉和黛玉两情相悦,爱情却因故破灭。黛玉苦苦吟诵的“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宝玉在太虚幻境里听到的“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是意难平。”一语成谶,最终黛玉泪尽而逝,宝玉遁入空门。

    宝黛爱情悲剧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宝玉曾说:“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这是宝玉对那时“男尊女卑”社会的封建道德见解。他讽刺那些热衷于功名的人是“沽名钓誉之徒”、“国贼禄鬼之流”。他向往个性、自由,企图冲破封建的牢笼,但是他出身在一个“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封建礼教深深束缚了他的自由。在偌大的金陵城里,他视黛玉为唯一的知己。黛玉本是衰落“清贵之家”的女儿,母亲和父亲的相继过世迫使她在贾府她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复杂的封建大环境促成了她多愁善感,孤高自许的性格。与宝玉相同的是,黛玉同样蔑视功名利禄,她从未像宝钗那样劝过宝玉考取功名。但是像贾母所说的那样“不是冤家不聚头”,在那个令人窒息的封建大家庭中,她和宝玉的萌发爱情只能是无声的渴望。“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入梦遥!”后来黛玉病倒,临终却未见宝玉最后一面,贾府众人一起瞒着宝玉,直到宝玉揭开盖头的那一刻才发现与自己拜堂的不是黛玉...因此悲剧的根源是落后的婚姻制度,是吃人的封建礼教和封建社会,活生生的拆散了宝黛二人的木石前盟。

“也许我们没有勇气去体验那种大悲大喜的、跌宕起伏的情感。 也许爱情的悲剧存在于每个时代。痴也好,傻也好,所有一切的轰轰烈烈和遗憾惋惜都成为了历史潮流中的一点飞灰。 樯橹灰飞烟灭般的痴缠恩怨都在历史的前进中被我们反复叹颂。”一幅红楼画卷,一念红楼情缘,不仅是阳春白雪,不仅是风花雪月,他们的爱情在一年一年的花开花落中流传着。

 

和我一起读好书 《红楼梦》 朗读 玉环中学 汪雨萱

《红楼梦》◆品金陵之韵,赏红楼之句

(玉环中学 汪雨萱)

《红楼梦》作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首,是一部清代作家曹雪芹创作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其以“大旨谈情,实录其事”自勉,只按自己的事体情理,按迹循踪,摆脱旧套,新鲜别致,取得了非凡的艺术成就。今日,将由我带领大家进入红楼世界,‘’品金陵之韵,赏红楼之句‘’。

【品读】‘’听,又唱到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听了这两句,不觉点头自叹,心下自叹:‘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惜世人只知看戏,未必能领略其中的趣味。‘想毕,又后悔不该胡想,耽误了听曲子。再听时,恰唱到:‘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黛玉听了这两句,不觉心动神摇。又听道:‘你在幽闺自怜......‘’等句越发如痴如醉,站立不住,便一蹲身坐在一块山子石上,细嚼‘’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八个字的滋味。忽又想起前日古人诗中,有‘’水流花谢两无情‘’之句;再词中又有‘’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之句;又兼方才所见《西厢记》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之句,都一时想起来,凑聚在一处。仔细忖度,不觉心痛神驰,眼中落泪。

这个片段选自《红楼梦》第二十三回。作者在这短短的片段之中,生动的表现了林黛玉的精神世界和内心活动,从而使这个形象更加血肉丰满,个性鲜明。我们知道,中国古典小说在表现人物内心世界时往往把心理描写融化在人物的言行举止中,而离不开情节对人物心理作细腻的静态的描摹。《红楼梦》的这段心理描写也是如此。它生动活泼,充满了行动的节奏,与作品的情节发展密切相关。【石上偈】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诗中借顽石说自己不能匡世济时,被弃置世间,半生潦倒,一事无成,只好转而蓍书,把自己对现实的观察和感受;与成小说《红楼梦》。所谓“无才”,貌似自惭,实则自负,是作者的愤激之言,是一种“缚将奇士作诗人”的感慨;以顽石为喻,表现自己不肯随同流俗的傲骨。小说产生的清朝乾隆年间,正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王朝由盛至衰的转折时期;封建主义的经济基础已经腐朽,新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萌芽,封建制度行将全面崩溃。作者已在“太平盛世”的表象后,嗅到了封建阶级垂死的气息;他不满现实,而想“补天”,挽回本阶级的颓势,可是,他又看到封建制度的“天”已那么破残,根本无法修补了,所以有枉生世间的悲叹。这也正是《红楼梦》中经常流露虚无悲观的宿命论思想的深刻的时代和阶级根源。但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坚持了他所说的“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这样,势必如恩格斯所说,“就不得不违反自己的阶级同情和政治偏见;他看到了他心爱的贵族们灭亡的必然性,从而把他拉描写成不配有更好命运的人。

无限玉环底部新logo  2022